石一楓《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25日10版)
  在一個愛情成為速食的年代,我們慣常認為,財貌房款各項參數相當的男女配對成功率高,可偏偏有人另闢蹊徑,把條件看起來並不相符的單身青年“亂配”。反其道而行之竟有“奇效”,或許突破標準的組合才更容易讓兩個共同對抗偏見的人相守永遠。
  ——主持人語
  小時候我很好奇,為什麼各種作品里的“媒婆”總是一副特別喜氣洋洋的模樣,甚至比即將相親的姑娘小伙子還要積極。後來明白,舊時代的媒婆是指著這個事兒吃飯的,或者起碼也是貼補家用的。這是個謀生的行業,敬業的人當然不能耷拉著一張長臉去上班,那不成國營飯店的服務員了麽。
  現代社會,媒婆不再是一種傳統的、個體戶式的職業了(即使有,也變成婚介公司或婚戀網了)。給人做媒,基本無利可圖,甚至會落得一身埋怨或惹一身騷。但為什麼仍然有那麼多人熱衷於繼續這項事業呢?君不見每個單位每棟寫字樓都活躍著一個或幾個熱衷於此道的大齡女青年或準中年婦女——還不算真正到了歲數的“知心大姐”。對於這個現象,我是這麼理解的:男女之事,有的人就是沒吃過豬肉也願意看豬跑。吃過豬肉呢,就更願意看看豬究竟是怎麼跑的。豬不跑,她們還要趕著豬跑。這就是熱衷於義務做媒的人的心理動因吧。
  既然是一業餘愛好,就不能指望人家絕對靠譜——年紀、長相、家境、工作等自然的、社會的條件一概精密計算,那就不是“看豬跑”的心態了,而是科學研究,是“天宮”對接“神八”——甚至還要忍受媒婆的種種不靠譜。
  我有個高中女同學,自從人過三張,就變成這麼一個不靠譜的媒人。她與眾不同的地方在於:別人的不靠譜是疏於計算,她的不靠譜是純出故意。
  比如說,她曾經組織過本公司一個身高160公分的技術男和另一同學公司里一個身高178公分的長腿姑娘之間的相親。雙方都表示不太可能:“接個吻都有難度。”她說:“很簡單,給男的墊兩塊兒磚頭,一樣親。”還威脅人家:“不去就是看不起我。”
  比如說,她曾經拽著我們高中一個老實巴交的男生去見她的一個大學女同學。那姑娘正準備去加拿大定居。“洋人味兒太大,還是中國小伙子清凈。”她這麼勸女方。而對男方,她說:“找個上夜班兒的工作吧,這樣你們就能網上聊天了。”
  再比如說,她最熱衷於把所謂“門不當戶不對”的一對男女按到一塊兒,山溝里飛出來的男“鳳凰”,必配以“從來沒坐過日本車”的闊小姐;在舒服的床和體面衣服之間躊躇的窮閨女,一定得介紹只買“限量版”手錶的紈絝膏粱。這一條,是她在不靠譜的媒婆事業中被認為最不靠譜的。很多人異議:“這不拖累人麽。”或者說:“這不打人臉麽。”但她咬牙切齒地說:“我就是要均貧富。”
  對於這種配對的方法,無論是在“媒婆界”,還是在等待被配對的未婚男女中,都有極大的非議。最大的批評就是認為我這位同學做媒做得很沒誠意——不是為了撮合,而是為了起哄。這屬於“亂配”。弄得很多單身青年看見到她都繞著走。然而她仍然鍥而不捨地保持著自己的工作方式,並時不常地用電視廣告里賣假藥的口吻說服自己的目標:“請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見見。”
  但經我的觀察,她的“非誠亂配”卻有意想不到的好處。雖然配對的成功率極低,但是配成之後過上恩愛生活的比率卻極高。那位身高160公分的技術男,如今經常被長腿姑娘夾在腋下去買菜,相依相傍如同顛倒的《致橡樹》。而那些按照精確匹配的原則撮合而成的男女,成得快,掰得也快。到頭一算,沒幾個終成眷屬。
  現象雖然詭異,原因卻可理解:財貌房款等“世俗八字”太相合的男女,結合在一起是沒什麼困難的。沒有困難,也就沒有為了愛情非得廝守在一起的較勁心態。一個眼神就能合,一言不合就能分。來得輕易,去得也輕易。而條件不吻合的人,愛上雖然困難,但一旦愛上,就會產生兩人攜手對抗世界上所有偏見的力量。憑著這股力量,愛情反而被成全了。每到危急時刻,也會想:挺到現在不容易,功虧一簣多可惜啊。從而也學會了惜福、隱忍、奉獻等一切愛情所需的美德。
  這是關於愛情獨特的“鬥爭哲學”。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位媒婆反倒是最有誠意的人了。  (原標題:成全愛情的獨特哲學:非誠亂配)
創作者介紹

grill

nl54nlkg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